黑客为害互联网,谁是帮凶? 作者:计算防毒知识

 

 
   从五角大楼被黑客象走“家门”一样入侵,到政府网站被“黑”,从“美丽杀手”到“探索压缩虫”及“七月杀手”,黑
客的无形黑手正肆无忌惮地蹂躏我们赖以生存的网络。不幸的是,人类反黑客的行动总是滞后于黑客一次又一次猖獗的行动。 
 
   黑客现象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文化问题。它可追溯到60年代电脑和互联网的起源。那时PC和互联网的的开拓先锋们大都胡
子拉茬、长发飘飘,俨然一副流行的嬉皮士模样。他们有学历,他们技术精湛,这种技术型嬉皮士现象, 是当时整个电脑界所
具有的文化特质。他们的行为方式是我行我素,相互信任是他们处世的准则。 
 
黑客文化环境:我行我素、道德观念淡薄 
 
   在那种环境中,黑客现象只不过是他们之间用来取乐的一种方式。然而真正意义上的黑客行为是从他们“黑”电话系统开
始的。 
 
   苹果电脑的创始人史蒂夫·乔伯斯和史蒂夫·沃兹尼亚克二人最初靠兜售他们的“蓝盒子”起家。这个“蓝盒子”使电话
用户能免费打长途电话。 
 
   美国人向来崇拜个人英雄主义,这些掌握时髦尖端技术的电话网络黑客,在当时自然被有些人看作时代的“英雄”。 
 
   一旦计算机系统联成网络,“远程黑客成为一种刺激并具有挑战性的事情。”互联网先锋派人物文顿·瑟弗的电子邮件中
有这么一段话,“黑客行为就象开别人的锁、凿别人的墙一样刺激,但动机只不过是想证明自己是否具备剽窃他人信息的能力,
大多情况下,使坏并不是目的。” 
 
   在电脑界如此的文化氛围中,开拓先锋们怎么会去编制具备安全功能的操作系统呢?美国计算机安全专家皮特·纽曼认为,
计算机病毒的蔓延恰恰反映出那些我行我素、缺乏伦理道德意识的先锋人物们目光短浅的一面, 后来的软件开发者也一直把计
算机的安全问题放在次要的位置。 
 
   问题就在于互联网是一个包容一切的玩意。随着它的普及,它在向社会辐射渗透的同时,也意味着社会向互联网的辐射渗
透。互联网对人们来说,倒更像一个光怪陆离的现实世界。“网上君子”们的心理世界,可比那些开拓先锋人物们要复杂得多。 
 
   计算机病毒首次给人们带来强大震撼的事件发生在1988年的美国。康纳尔大学学生罗伯特·莫里斯向互联网输送了一个电
脑程序,造成美国整个互联网陷入瘫痪。具有讽刺意义的是,莫里斯的父亲正是当年先锋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电脑编程专家和
计算机安全专家。 
 
   打那时起,人们才真正觉醒黑客对他们意味着什么。互联网不再是一个安全之地,黑客行为有比“黑”电话网络更可怕、
更具破坏性的一面,破坏随时可能发生在我们自己身边。 
 
微软操作系统缺“安全气囊” 
 
   如果说互联网是处于无政府状态,那么个人电脑操作系统则存在独裁和垄断,比尔·盖茨创造了强大的个人电脑操作系统
的帝国时代。正是由于全球绝大多数的个人电脑使用的是微软的操作系统,使得“美丽杀手”和“探索压缩虫”席卷全球, 才
造成有如核战争般的破坏力。 
 
   难道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我们要一直走下去吗?我们暂且不说互联网的无政府状态和个人电脑操作系统的垄断给我们带来
的灾难,也不说电脑黑客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就微软操作系统本身而言,虽然其功能强大,庞大无比, 但是其安全性是名
不副实的。 
 
   如今 80~90% 的计算机病毒专门攻击微软操作系统,用户买下WINDOWS操作系统,用“引狼入室”来形容恐怕也不为过。 
 
   微软花费近10年的心血开发它功能全而臃肿无比的 WINDOWS CE 操作系统,为什么舍不得多化一点时间和精力在WINDOWS 
操作系统的安全性上面多做一点文章、多弥补一下系统中的漏洞、少给黑客一点可乘之机呢?我们买微软的操作系统, 就好象
我们在买汽车时,汽车厂商为了给我们提供快速汽车,却忽视车刹和安全气囊一样。 
 
   由于六、七十年代电脑界的开拓先锋们留下的遗风,我们还是习惯于安全性不严的操作系统,习惯于继续玩“猫捉老鼠”
的游戏,在遭到攻击后制作出一个又一个的“捕鼠武器”—杀毒软件。 
 
   为什么我们不能觉醒过来,对驾御我们电脑的操作系统提出严格的安全要求呢?我们为什么不可以象由于汽车碰撞着火被
烧伤的几位美国人起诉汽车生产厂商而获得 47 亿美金的赔偿一样,向微软提出起诉呢?其实起诉不是目的, 我们希望我们购
买的操作系统就象我们从商场买回的冰箱、彩电在满足基本功能要求的同时、也满足环保、安全性等功能一样, 让互联网安全
地带我们进入瑰丽的网络世界。 
2016-10-02 23:41
来源:www.antivirus-china.org.cn
4
热门推荐 更多
热点新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