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体要求和现实网络空间治理 作者:计算防毒知识

具有互联网和传统优秀文化双重基因。但在美国事实上管理以及英文占主导地位的互联网世界中,美国文化具有更强的侵略性优势。正是看到了这种优势,掌握互联网主导权的美国等网络强国,将文化渗透和思想入侵作为互联网时代最有力的颠覆武器,开展了网络巧实力外交,开始了毫不避讳、咄咄逼人的文化攻势。

 

 随着互联网由网络化向社会化、即时化的不断深入发展,网络空间正逐渐成为人类社会充满生机与活力、兼具挑战与机遇的全新生存空间,国家管辖权自然延伸,国家网络空间治理成为体现执政能力的热点、焦点和关键点。尤其是年初以来,随着“涉军黑客事件”、“美网军大幅扩编”、“斯诺登事件”等渐次登场,网络空间大国博弈明显升级,网络空间战略博弈日趋激烈,网络空间治理已经上升为国家安全、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置顶事项”。

一、网络空间是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生存平台,凝聚了太多的复杂和更多的优秀
 
(一)网络空间映射了实体社会的一草一木,并交叠激荡、交融化合,催生了一个更加复杂的社会生态环境
 
互联网的迅速普及,网络社区、虚拟城市,尤其是指尖上社交网络的出现,使虚拟网络空间以前所未有的广度、高度、深度,与现实社会形成了一种全息映射关系,所催生的网络空间正以强大的吸引力聚合人口资源。国际电信联盟的统计数据显示,自2001年至2012年,全球网民数翻了4倍多,形成了亚洲、欧洲、美洲(含南北美)三大发展中心。手机用户为互联网发展拓展了另一个新的空间。截至2010年底,全球手机用户达到52.8亿(约53亿),移动互联网用户数达到8.65亿,2011年全球新生产的手机中85%可以接入移动互联网,2015年预计全球移动互联网用户规模将超越桌面互联网用户。目前,全球5大社交平台的网民人数已经远远超过了全球5个人口大国人口数量总和,“网络人口”、“网络帝国”不仅仅是一个热词,而是具备了实实在在的社会影响力和人心聚合力。在这个网络世界,实体世界的所有复杂要素都更加自由、无拘束地纷纷展现,并以前所未有的影响力反馈、折射回现实社会,虚实生存空间之间形成了一种紧密的互动关系,现实社会的风吹草动在网络空间交叠激荡、交融化合,已经催生了一个更加复杂的社会生态环境,引发了人类社会生活生产方式的大变动。
(二)网络空间聚合了人类社会所有技术成果,并化合出更加领先的科技,催生了全新的生产方式
 
互联网被称为人类社会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发明。1969年,走在世界科技前列的美国,由其国防部研究计划署开始了ARPANET(阿帕网)的研发。1989年,发生了普及互联网应用上的一件大事,即欧洲粒子研究所提出分类互联网信息的协议(WorldWideWeb协议),随后,由于商业走进互联网舞台,进一步推动了研发投入与科技创新。同时,互联网的发展与通信技术密切相关。1988年,美国电报电话公司成功开发出光缆,光纤通信技术使得成千上万的电话、传真、电子邮件和加密数据可以转换成光束传送,全球通方式出现革命性的重大变革。目前,海底光缆已经覆盖了99%的洲际通讯,光纤已取代短波和卫星成为全球通信的主角,国际互联网的骨架。通信光缆的多少,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一个国家与互联网联系的紧密程度。网络空间在聚合人类社会已有技术成果的同时,又在不断催生更多、更领先的科技创新。移动互联网、太空互联网,云计算、物联网、大数据等领先科技正在深刻地改变世界发展模式和力量布局。目前,网络经济已经成为美国的第一大经济,中国也成为最大的网络经济助推者,尤其是国家信息消费战略的推出,将进一步提升网络经济总量和质量。网络经济无疑成为世界最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基于互联网的科技创新成为世界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三)网络空间形成了最具草根性质的文化特质,并产生了“自组织”模式,催生了对国家治理水平的更高需求
 
网络文化开放、共享、自由、平等的本质属性和自组织模式,严重地冲击了传统的等级制度。尤其是,虚拟世界彻底改变了实体空间信息流程和传播规律,“网上没有主席台,人人都有麦克风”,传统的话语权已经被解构,网络意见领袖成为传播主导因素,互联网独有的平等属性和互通的特质,使其成为最便利的参政议政“大广场”。尤其是手机、博客、微博、微信等构成的强大网络媒体阵容,成为思想文化的集散地、社会舆论的放大器、多元文化的角力场。门户网站拓展了新闻空间,社交网站拓展了沟通空间,B2C和C2C网站拓展了商业空间,搜索引擎拓展了知识空间。简而言之,他们拓展了人类社会的选择空间,这也就增加了国家网络空间治理的难度。正如因嫖娼被抓的网络“大V”薛蛮子自述,“我看微博就像皇帝批阅奏章”。由此可见,网络空间在自组织发展的同时,从正负能量两个方面对国家治理提出了挑战,政府管理也出现了两个层面的失落:一方面,没有政府部门深度介入管理的行业反而前所未有地高效发展,互联网企业“国有零资产”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另一方面,网络空间无序混乱,“大V”成为“大谣”,国家政权的权威性面临“温水煮青蛙式”的严重冲击。网络空间蕴藏着事关国家安全、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的巨大力量,国家治理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机遇。
二、国家网络空间治理的总体要求
 
(一)提升以网络经济为核心的生产力水平是国家空间网络治理的首要目的
 
生产力是人类社会运用各种科学技术,制造和创造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产品,满足人类生存和生活的能力。纵观人类社会的发展史,社会的进步、阶级的斗争和政权的更迭,从本质上看都是顺应生产力水平发展的必然结果。但互联网所呼唤出的生产力,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生产力,也是马克思时代所谓预料到的生产力,它的作用不仅仅是“改造自然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塑造空间的魔力”。围绕互联网的创新科技重新构架了一个虚拟的生存空间,完全颠覆了人类社会的交流渠道、生活模式和生产方式。其相对于自然空间是“融入其中、凌驾其上、控制其内”的特点,又将传统经济和网络经济更加密切地联系在一起,“当年下海、今天上网”成为最具经济发展和改革开放特征的标志性事件。能否提升以网络经济为核心的生产力水平,直接决定了一个国家、民族在全球经济发展新格局中的位置、直接决定了中华民族复兴梦想成功的几率,也就自然成为国家网络空间治理的首要目的和优先选项。
(二)形成多元联合的网络国防实力是国家网络空间治理的根本保障
 
网络空间出现之后,在国家管辖权自然延伸的同时,国家网络主权、网络边疆和网络国防应运而生。尤其是互联网的缔造者美国2009年成立网络空间司令部以后,接连推出网络空间国际战略和行动战略以后,世界各国积极跟进。而随着今年初“网络总统”奥巴马进入第二个任期,明显加大了网络战力量建设力度。随后的司诺登事件表明,美国已经对世界安全构成最大的威胁,其刻意的网络颠覆和网络攻击威胁时刻存在,影响我国家安全。同时,网络恐怖主义、网络军国主义、网络自由主义以及网络犯罪,都对国家安全、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构成威胁,发展强大的网络国防力量成为必然选择。由于网络空间的特殊性,网络国防力量已经超越了传统纯军事力量的范畴。以美国为例,已经形成了军政企联合的国家网络力量。因此,从国家整体利益的角度,协同国家、军队和社会多元力量,全面筹划网络国防建设,是国家网络空间治理的保底工程。
(三)传播具有中华优秀文化烙印的网络文化是国家网络空间治理的最高境界
 
网络空间全球通联、穿越国界限制的特性,为世界文化交流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巨大平台。尽管美国是互联网的缔造者和事实上的管理者,但美国文化并非互联网文化,互联网精神也不都是美国精神,在互联网全球普及的过程中,在保持其文化特质的同时,自然而然地融入了各民族优秀文化,衍生出更加复杂的创新文化、联合文化和融合文化, 为此,我国家网络空间治理需要认清网络空间在民族文化塑造方面的“双刃剑”作用,以及网络信息的“跨域”效应、“化合”效应、“光电”效应(瞬时、无定向)和“蝴蝶”效应,营造中国传统优秀文化与互联网文化融合的网络生态环境和社会支撑体系,达到现实社会和虚拟空间良性互动,依托网络空间更好地体现中国智慧、贡献中国设计,展示中国自信。
三、提升国家网络空间治理综合实力的现实策略
 
(一)提升执政能力,要坚持“向改革要红利”,以大智慧激发网络空间的内生驱动力,形成 “以民生促自信”的良好态势
 
世界发展的网络化趋势和国家治理的网络化环境是人类社会前所未有的“大变动”,如何提升国家网络空间治理水平,展示执政能力,造福广大民众,是新一届政府的核心使命。其中,执政理念已经成为中华民族复兴的核心驱动力。不久前,李克强总理提出了本届中国政府的三大任务:持续发展经济、不断改善民生和促进社会公正。另外,国务院又推出了信息消费战略、国家宽带战略等一系列战略性工程。这些都呈现出了本届政府勇敢面对网络“大变动”的改革开放姿态。可是,战略清晰,还需策略得当,“向改革要红利”的中国梦需要全体政府官员具备以网络化思维为特质的大智慧,依托社会主义制度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激发网络空间的内生驱动力,处理好现实社会和虚拟空间,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以及政府、企业和网民等各种关系,从“代表最广大人民的最根本利益”向“造福最广大人民的最切身利益”递进,全面提升国家网络生产力、文化力和国防力,让群众放心、让百姓满意、让乡亲骄傲,形成以“以民生促自信”的良好态势。
(二)培育网络文化,要倡导“打铁还要自身硬”,以大觉醒树立网络时代的文化引导力,形成“以实效促文化”的行为艺术
 
几千年中华文明史,离不开官场文化的主导,孔子游学万里,历代严抓吏治,都是这个道理。国家治理的根本在于治官,在网络时代具有更现实的意义和广泛的影响。新一代国家领带人更加清醒地认识到治官的重要性、紧迫性和战略性。习近平主席就明确对全党提出了“打铁还要自身硬”号召。同时,中央纪委开展了制度反腐和网络反腐密切结合的常态化腐败治理,一批高官落马,官场习气得到很大的纠偏,获得了广大民众一致的赞誉。面对党中央坚定的决心和网络时代全民的监督,政府官员执政理念的“大觉醒”成为必然选择,政府官员的亲力亲为具有最佳效果。这就比如我们经常提起现代艺术的一个门类“行为艺术”。在网络时代,国家治理更需要更加重视官员“行为艺术”的作用和效果。政府官员的心态也要从网络反腐影响下的恐惧网络,向制度反腐规范下的敬畏网络,再向正能量传播驱动的亲近网络转变,以“廉洁自律”的官场文化,形成网络空间持久的正能量,大力宣扬既能够“上得了厅堂”,也能够“进得了网络”的优秀政府官员群体,进而融合进网络文化主旋律,成为网络文化正能量的好榜样。
(三)建设网络国防,要力行“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以大动作体现觉醒后的执行力,形成“以信息为主导”的数字国防
 
回顾新中国的发展史,最重要的就是在关键时刻不退缩,勇于担当、敢于行动、善于作为。无论是当年红军走出万里长城第一步,还是解放军打过长江,打过鸭绿江,都是以巨大的勇气走开了中华民族独立、解放和发展壮大的坚定步伐。解放后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两弹一星”工程,在国家经济极端困难的情况下,集中优势资源,发扬艰苦奋斗精神,为中华民族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写下了最浓重的一笔,其成功迎来了中国30年的和平和长期稳定的发展。当前,世界局势风云变幻,国家安全“一网打尽”,网络空间成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战略制高点。而网络强国利用网络资源和技术优势,建力量、推战略、结同盟,对我形成咄咄逼人的战略攻势和“网状”包围,中国军队保家卫国的能力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面对这种情况,“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中国军队必须知难而上、当机立断,从体制、机制和法制等方面全方位变革,校正新军事变革的加速度和方向角,建立以“信息为主导”的新型军事力量,形成强大的网络国防力量,用实际行动体现对国家治理的“新觉醒”和对网络空间的科学把控能力,克服聚焦于传统领域对决的惯性思维,走出一条与时俱进的强国强军之路,让中国军队热爱和平的理念在网络空间产生更大的影响力,让中国军队始终成为维护网络空间和平发展的中坚力量。
2016.10.03
来源:www.antivirus-china.org.cn
8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更多
热点新闻 更多